美文精选网(499.sb294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故事 > 正文

名人合作伙伴:为了混口饭吃,鬼真是拼了

大三元会员登入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0-09-28 14:10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为了混口饭吃,鬼真是拼了
 
原创 余少镭  现代聊斋余少镭 

 
 
农历七月廿五,倒计时四天,在阳间撒欢的鬼就得回到阴间了。为了混口饭吃,我也是拼了,抓紧时间,接着上一个话题【传送门】,再讲两个装神弄鬼的故事
 
不过,这一次,是鬼在装神弄鬼。
 
鬼还装神弄鬼?
 
不信你看看。
 
话说乾隆年间,北京有一个在宫里当侍卫的哥们儿,复姓慕容,平时喜欢打猎。一次,他在东直门纵马追野兔,路边一老头蹲在井边打水,马一个勒不住,直接就把老头撞下井。只听得扑通一声,慕容当时就懵了,看看周围没人,心一横,竟掉转马头溜回家。
 
当天晚上,慕容在家里正准备睡觉,突然看到白天被撞的老头穿墙而入,指着他鼻子就骂:“你这龟孙也特么太黑了!撞我落井,要是赶紧喊人来救我,我还有得救,居然就这么忍心逃回家,你还我命来!”
 
慕容浑身发抖,半晌说不了话。
 
鬼见他不说话,开始乒乒乓乓砸东西,又咋咋唬唬现鬼形吓人。慕容全家都吓坏了,齐刷刷跪下去求他说,大爷别发怒,给您做场法事超度行不行?
 
鬼说:“做鸡毛法事。要我饶了你们,就去整一张神主牌,把我名儿给写上,每天用猪脚拜我,把我当祖宗一样供奉。”
 
这个不难做到,慕容就问了鬼的名姓,做了张神主牌摆上供桌,天天用猪脚拜他。
 
果然,猪脚一摆,起作用了,那鬼不再来作祟。
 
只是,此事过后,慕容还是有心理阴影,每次经过东直门都绕道走,不敢经过那口井。
 
有一次,乾隆皇帝有事出城,路线经过东直门,慕容当天当差,还是准备绕道走。他的顶头上司大内总管就怒了:“见过怂的,没见过你这么怂的,青天白日,千军万马,你还怕个鬼?我跟你说,半路离职可是死罪!”
 
不得已,只好跟着队伍往前走。
 
真是怕啥来啥,经过那口井时,慕容一抬头,赫然发现,那老头又站在那里!
 
看到慕容,老头冲上前来,扯住他衣襟就骂:“今儿个总算逮着你了!前年你纵马把我撞下井,你见死不救,看你有头有脸的,没想到这么没人性!”边骂边打。
 
慕容吓尿了,一个劲儿哀求:“是是,我该死,我该死,但我们家已拜了您两年,您曾答应过,我们拜了您就不搞事情,怎么又反悔了?”
 
老头一听更怒了:“我又没死,你拜个几把!我当时被马撞下井,后来有过路的听到我呼救,找人合力把我救上来,你凭什么咒我是鬼?”
 
这是什么神反转,慕容当时就惊呆了,拉着老头一起到他家。老头一看那神主牌,哭笑不得:“我叫王老山,可这上面明明写的是余少镭,什么鬼玩意儿!”说着把神主牌扔地上踩烂,又把供桌上的东西全扫掉。
 
慕容目瞪口呆,还没反应过来,便听得空中一阵坏笑,渐去渐远。
 
 
这个故事,出自袁枚的《子不语》卷二,名字叫《鬼冒名索祭》,我看一次笑一次。
 
笑后冷静下来想,慕容毕竟做了亏心事,给一个冒名的鬼贡献了两年猪脚,倒是一点儿也不冤。
 
人都是这样,心里有鬼,才会被鬼乘虚而入。
 
所以,那喜欢吃猪脚的鬼,不但没让人觉得可恶,甚至还有点萌萌哒。
 
关键是,一个高智商的鬼,为了能吃上猪脚,竟搞了一出这样的恶作剧,这说明什么?
 
说明阴间经济完全不行了,猪肉价格飞涨,阳汇贬值【传送门】,鬼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
 
无独有偶,《子不语》中还有另一个案例,更加能说明问题。
 
无锡张塘桥有一个叫华协权的,很喜欢扶乩,请神问鬼。有一次,华协权跟几个朋友在家里设坛,请到的乩仙自称王仲山。
 
王是明朝著名诗人、书法家,也是无锡人。华协权的朋友都是读书人,一听说请到王诗人,很高兴,就通过乩盘跟他一起吟诗作对。
 
但几次过后,众人都起疑了:这位自称王仲山的乩仙,出句总是磕磕巴巴的,既不押韵也不合平仄。只有一好处,就是每请必到。
 
有一次,华协权装修好一座小楼,想请乩仙题个匾,于是扶乩请仙。乩仙来了,说:“无锡秦园有一匾,上面写着‘聊逍遥兮容与’,给你用吧。”
 
众人一听就懵了:这句不是出自屈原的《九歌·湘夫人》吗,怎么偏说是秦园,王仲山不至于这么水吧。
 
又有一次,乩仙跟众人聊得正嗨,忽然在沙盘上写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问:“为甚要走?”答:“钱汝霖家请我吃饭。”然后乩盘就不动了。
 
钱汝霖是附近的人,大家都认识,距离也就两三里远,好事的就去查访,原来钱家有人生病,正设坛求神消灾。
 
第二天再扶乩,乩仙又降临,华协权就问:“昨天去钱家吃大餐了?”答:“嗯。”问:“吃得咋样?”答:“老好了,全是硬菜。”
 
众人就埋汰他说:“钱家求神,所请的都是城隍爷、土地爷等,你不是诗人吗,怎么也去凑和?”
 
乩仙不动,半晌才答:“你们赢了。其实俺不是王仲山,是山东人李百年。”
 
大家都很诧异:“李百年又是什么鬼?”答:“康熙年间俺在这一带做棉花生意,病死在这里,回不去,魂魄一直滞留在某座庵里。那里面连俺在内有十三个无主孤魂,都是生前没作恶,也不受啥束缚的。你们乡人来庵里求神拜佛的祭品,都是俺们吃的。”
 
华协权就说:“大家去求拜的,都是有名有姓的神佛,你们又不在编,怎么也有份享用?”
 
答:“这你们就不懂了。在编的神佛,怎么会看上你们那点小祭品。他们不屑吃,俺们才有得吃。”
 
华协权说:“那你们就是冒牌天神了,玉皇大帝知道了,还不整死你们。”
 
答:“你以为上天真听得到你们的祷告啊,不过是你们自己个骗自己个罢了。俺们冒名顶替混饭吃,毕竟是小概率事件,不至于上升到生死大事。再说了,俺们又没有逼捐,是你们自己个摆在那儿,不吃白不吃,玉皇大帝才懒得管这些屁事。”
 
华协权被他逗乐了,说:“既然这样,干嘛要蹭大V的IP呢?”
 
答:“你设坛,是你家屋檐神领着符来请俺的。他不敢去请真正的大V,就请俺们来。庵里十三个孤魂,只有俺识几个字,就来凑合了。当时要是俺直接写李百年,你们会鸟俺吗?俺是看你们这一带很多人家的匾额落款都是王仲山,才蹭他的名来的。”
 
华协权又问:“既然行动没受限制,干嘛不回山东?”答:“一路上所有关口、桥梁,都有神灵在把守,不贿赂是过不去的。”问:“我现在给你一百文纸钱,让你回家去咋样?”答:“那敢情好,先谢过了。您好事做到底,再烧一百文给守桥神,否则我还是拿不到您送来的钱。”
 
于是,华协权烧了很多纸钱送走了李百年,然后毁了乩盘,从此不再扶乩。
 
在编的神仙,对祭品不屑一顾;不在编的孤魂野鬼,没有买路钱回不了家,还得为了混口饭吃而去冒名顶替。现在你知道,为什么那么多人死也要求个编制吧。
 

    申博太阳城六合彩 伟德发牌美女 黄金城摇钱树 牡丹娱乐城38 沙龙开户
    天空彩票免费挂牌 银河游戏诚招代理 澳门伟德手机网址 如意娱乐平台官网 银河电子
    沙龙游戏免费注册 澳门葡京真人厅 温州68棋牌娱乐中心 八大胜开户 金冠娱乐游戏
    88必发新会员注册 大富豪棋牌 申博游戏导航 百家乐赌场女优HB电子 在线炸金花